青岛地方互联网门户。青岛新闻网拥有在网民中具有高度影响力和号召力的门户论坛社区青青岛。网站下设青岛新闻、微博,青岛房产,青岛汽车,青岛美食,青岛旅游等频道

“知道安倍为啥要参拜那个神社么?”老爸说。

“为啥?”老妈问。

“因为那神社里供奉的是安倍他老爷”,晚饭后,当老爸正口齿不很伶俐的对老妈传播着他的小道消息时,电话响了。

老爸拿起电话:“喂?”;

电话:“老姐夫啊,咱九姨过生日”;

“啥?”

“咱九姨过90十大寿”

“啥?你说啥?”......

原本就有些耳背的老爹听说要随礼的电话时,耳朵通常就变得更不好使了。

老妈着急拽过电话,老爹缓慢的转动身子却立刻在一边对老妈嘀咕着“不去啊,不去”......

打电话的是七姨姥家的、我二舅,而要过生日的则是我的九姨姥。

其实俺这辈子人属于比较幸福的,不像当下的独生子女,他们可能都不知道什么叫叔叔、大爷姑姑、舅舅......而俺,就母亲这边,数起来就有好多姥姥......

俺姥姥辈的貌似姊妹十多个呢,以自己直系的论就有六姥姥、七姨姥、八姨姥、九姨姥还有最小的家住长春的我的舅老爷,她们都是一个父母所生。

其中“六姥姥”便是俺妈滴妈俺滴姥姥。

由于“六、七、九姨姥”住的较近,因此,早些年走动的也比较频繁。

随着那些“姥姥”陆续过世,她们下一辈里目前只有我七姨姥家的我大姨(同时还是我大娘)、二姨以及八姨姥家的三姨、二姨、大姨和我们走得比较近。如果不是这次要过生日,大家几乎都快忘记了我这个九姨姥。

如此说并非是不认亲,实在是由于九姨姥原本就聋哑,而她的子女呢别家有事也很少到场。

因此,在我看来除了自己结婚时见过九姨姥一次,至少20多年没她的消息了。

因此,也难怪俺老爹嘟囔着说“不去”。

说起这个九姨姥,其实是个非常善良的老太太,除了因聋哑而有些执拗外,和我其他姥姥一样都属于菩萨心肠。

举例:她自己的失去双亲的外孙、就是被她拉扯大的,要知道老太太是个丈夫在世时受丈夫气、丈夫去世受子女管的、没有收入的老太太啊,可想而知她的付出该有多么艰辛。

与她比较,我姥姥则更胜一筹,30岁左右守寡,不仅带大了俺的舅舅和俺母亲、当姥姥50多岁舅舅去世后,又帮助带大了舅舅的五个孩子......因此,在我看来,她们都隶属于伟大的女性。

虽然九姨姥聋哑,但心却亮着呢,她自然知道她的六姐(俺姥姥)的遭遇,因此,当母亲小时候去乡下,她对俺母亲总是格外的亲。见到母亲,九姨姥便悄悄的把她拽到屋里,然后打开锁着的柜子,从里面捧出苞米花使劲的往她兜里塞......“就是那一捧苞米花”母亲说:“让一个很少能吃到它的孩子香在嘴里,记在心里,因此,她的寿诞我必须得去,你说呢”。

我说,对呗。

接下来,我便安排小弟开车陪同母亲去乡下的事宜了......

今天与小弟沟通,得知一切顺利后,我提前下班去看望母亲顺便进行“寿宴回访”。

母亲告诉我说:那个宴席大约10多桌,宴席上九姨还是如从前一样和自己很亲,不过老人家脸上的“大肉”已经不多了。

“原本想和你三姨一起把钱都给她的,可是琢磨来琢磨去,还是写到份子帐上了”母亲说。

原因是九姨姥这一辈子根本就不会花钱,而且“老太太”其实今年才89岁,俺那个表舅如此操办也可能有其它目的,咱不能因为这么做而制造麻烦啊。

听母亲这么说我笑了,其实,我事前就知道七姨姥家的那两个姨早就列着架子要把钱直接给老太太而不写帐的,嘿嘿。

母亲接着说:“人啊,得把心放平、放正、放开,你结婚时,她们家谁都没来就你九姨姥哭着来了,因为没钱给你随礼,可是咱家还是好吃好招待,事后还带她去长春溜达,看了你舅老爷。在长春她看见一件衣服不撒手,可是她弟媳妇那么有钱却装糊涂,我这个暴脾气,买下!”。

“哈哈”,我笑:“你那么做,我舅姥姥不会生气么?”,“管她呢,我就记得小时候九姨给我吃过苞米花”。母亲说。

结语

说起来其实都是历史。

说起来其实都还是“苞米花”级的故事。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苞米花”的姥姥们都很长寿,她们都活到八、九十岁呢。

由此看来“苞米花”真是个好东西。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